我的新家

三月 12, 2009 § 17条评论

     痞子是一个典型的巨蟹男,家对于痞子来说,大概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了吧?从小到大,没有一个时刻,痞子不是想着家的。对于从大学开始就一直在外漂泊的痞子来说,每次回到家的那种放松和愉快,已是用语言无法形容的了。痞子自认为,只有那种能够完全由自己支配,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地方,才能算的上家,住在一起的人才能算的上家人。因此痞子最为关注的就是如何拥有自己的一个家,如何经营这个家

     今天就说一说痞子会在未来的两年内生活的新家。

     初到新加坡的痞子,人生地不熟,生怕自己被黑中介,老妖婆之类的骗,于是申请了学校统一提供的宿舍,一个人一间,虽然有点吵,不时听见飞机起降的声音和军事演习的枪炮声,也没有空调,到处都是蚂蚁,但是综合性价比来说,比外面是合算多了,买个电磁炉,买了个小冰箱,偶尔煮煮饺子,炖个土豆炖茄子,小日子过的也不亦乐乎。如果不是学校为了安排新招进来的学生把那些老phd都赶跑了的话,能在这里住上四年就完美了,大不了痞子自己安个空调。可是从来是只听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啊。。。。。

     痞子刚要搬出去的时候,也想找个自己安稳住的地方,吹吹空调,花前月下的喝喝酒,品品茶,兴致来了弹弹琴,吟吟诗,隔三差五的来个京酱肉丝,滑溜肉片,想吃饺子吃饺子,想吃盒子吃盒子,这是怎样的一种生活啊。可是生活是现实的,是残酷的, 那时候经济危机刚刚开始,美国的别墅已经拍卖到1美元了,新加坡的房价还高居不下,痞子翻来翻去,就是找不到一处合适的,跟房东住,就不能做饭,那种寄人篱下的感觉,也是让痞子很不爽的地方之一,可是不跟房东住吧,房价又虚高,一个月拿出超过三分之一的收入做房租,唉肉痛啊。找人租整个房子?由于痞子是春季入学的,本来这个时候入学的人就少,根本找不到人。于是痞子决定和曾经一起住了六年的tolly两个人一起租一间屋住,也不求舒适了,经济第一位吧。等到tolly的女朋友来了新加坡,到时候再一起去找个舒服一点的房子住。

    转眼半年过去了。这半年的时间痞子是以办公室为家,每天坚持7点半起床,11点半入睡,在办公室足14个小时,电脑是从来不会带回“家”的,房子仅仅就是一个睡觉得地方而已。所有的厨具寄放在朋友那里,买的1000多块的亚特蓝星THX音响干脆就没拆开包装。。。。毕竟在别人家里,做什么事情都不自由,虽然房东一家人还不错。可是每当想到寄人篱下,做点什么都要和人打招呼,心里就十分的不爽,因此这个合同一结束,痞子立刻联系在住宿方面有着同样需求的Rains一起去找房子。宁肯多花些中介费,也要找到一处大家都满意,能够长期住下去的房子。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一晚上,Rains和痞子在三个不同中介的陪同下,转了5处房子,其中有的是条件非常满意(精装,对开门的冰箱),但是价格实在是太高,有的是价格十分诱人,设备却非常一般了。还有一家价格也合理,房子,设施全都是新的,可是房东要锁一间房,平摊到每间房的价格就高很多了,也不可接受。中介Dillon又建议再去看一间吧。痞子和Rains本来都没有抱很大希望,因为房子所处的地方交通并不是十分方便,距离超市5分钟,距离能到学校的车站7,8分钟(不知道是不是生活的太安逸了,后来想想,这在国内简直是太正常不过的事了,谁家楼下就是公交站啊?)。到了楼下,又是一阵叹息,这房子一看就不是新房,Rains的目标是找一幢公寓式组屋。到真正房东回来了,我们进了屋才发现。。。这房子根本不是我们想不想住的问题,而是我们住的起住不起的问题。。。。因为这是复式公寓式组屋。要知道我和Rains从没想过租一套复式公寓,这房子怎么看也超出我们的经济承受范围了。房东是印度裔的新加坡军官,因为要公派出国两年,所以把自己的这套房子出租,由于一直是自己住,所以他们房子保持的很干净,也没有要求很高的租金,只求租客能够住尽量少的人,把房子保护好。这正合痞子和Rains的心意。本来就是想享受品质生活,如果一套房子住上7,8个人,整天乱哄哄的也没啥意思。爽快的签了合同,付了押金。一下子钱包就变的空空的了。不得不说,新加坡的房价是真贵。。。。。。

     上传几张照片,来展示一下痞子激动的心情~

[singlepic id=5 w=480 h=3600 float=]

[singlepic id=2 w=480 h=360 float=]

[singlepic id=10 w=480 h=360 float=][singlepic id=8 w=480 h=360 float=][singlepic id=4 w=480 h=360 float=][singlepic id=3 w=480 h=360 float=]

Advertisements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三月, 2009 at Pizikylin's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