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六甲记行–day2(上)

十月 30, 2008 § 5条评论

      旅馆的服务还算周到,房间也算干净。唯一不爽的就是没有窗户,关上灯关上门,漆黑一片,完全失去时间观念;开着廊灯,又因为房间小,会影响到睡觉,不过价格是酒店的一半,距离景区又近,忍了~。吃过简易的西式早餐,我们又上路了。     
      马六甲本来地方就不大,原先的景区也是一个接着一个,很可能你多走了两三步,就错过了一个景点。又回到城市广场,我们第一站的目的就是红屋旁边的基督教堂(Christ Church),整个教堂和周围的荷兰总督府一个颜色,是浓郁的红色,就像欧洲那种红土一样的红色。由于没有做好充足的调研,我并没有看到据说由一棵树的树干切割的天花板的横梁,也没看到完全由瓷砖贴成的《最后的晚餐》图画。我想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我并不信基督教吧,没法领会在教堂中的神圣,也聆听不到神的指引,这里,充其量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有特点的大房子而已。穿过红屋的街道,紧邻着还有一座圣芳济(Church of St. Francis Xavier)教堂,和旁边的红屋的红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是一座象牙白色的建筑,说这是哥特式的建筑有些牵强,我认为只有巴黎圣母院,科隆大教堂那样宏伟的建筑,才能称作哥特式建筑,这个圣芳济教堂,打个形象点的比喻,您见过狼狗吧,德国黑背那种的,您要是见到一个人非说吉娃娃,是德国黑背式的狗,想必您能体会我听到这教堂是哥特式教堂时的感觉了。修建它的法国神父肯定没有带建筑师过来,否则无论从细节,还是规模上你都不可能认为这是一个历史建筑。进去参观的时候,正好赶上人家做礼拜,煞有其事的在头上双肩胸口点了点圣水,以示对他们神的尊敬。教堂的内部装饰要比基督教堂好很多,窗户也是由彩色玻璃组成的一幅幅壁画,讲述着《圣经》中的一个个经典故事。教堂中人满为患,所以我也没有进去,就站在门口听一众信徒唱了会诗,便到周围看看教堂的历史。可能这就是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的差别。沿着马六甲蜿蜒曲折的弄堂,欣赏着这融合了中西风格的建筑,慢慢地走着,忽然听到前面同行的朋友呼喊:快看!只见下水沟里有一条一米多的鳄鱼一样的东西,似乎听到了我们的围观声,一个劲的向前跑。追上去仔细看才看清,原来是一只大蜥蜴!一直以为只在野外才会存在的如此大的蜥蜴,竟然在寻常市井之中看到,不能不说是一种奇遇吧,快到路口的时候,下水道的水逐渐多了起来,大蜥蜴潜到水里慢慢地游走了。
      下一站,是中国山(Bukit China)。又称三保山。传说当年郑和经常到这座山上远眺海天,山上有座三保亭,三保亭中供奉的是正德大神,还是我问了旁边的工作人员才知到的。在佛教里从来没听说有这号神仙,估计是道教的一尊大神,也许到了海外,佛道就不分家了,于是混供起来也有可能,我好像看到附位供着观世音菩萨。旁边还有远嫁马六甲苏丹的汉丽宝公主井,据说此井曾是该地区唯一淡水水源,从未干涸过,被奉为神井,当然背后也有一个故事~。山上分布了从明代指到现代的中国人的墓地,因此三保山也是中国在国外最大的华人墓地。距三保山几步之遥的是一个抗日英雄纪念碑,上书蒋中正先生的“忠贞足式”,两旁有团体及个人捐助建杯的石碑和铭文。无论什么地方的华人也好,都忘不了半个多世纪前日本给我们中华带来的那场浩劫,相比之于国内,我在这里看到这样一座纪念碑,反而更能让我怀着崇敬的心情去祭奠那些为了世界和平而牺牲了人们。从三保山下来,大家都提议到青云亭去,可是没有一个人认路,只好一路边猜边打听。马六甲是座小城,公路没有供行人走路的便道,甚至在路口连红绿灯和人行横道都没有。横穿马路在新加坡来说是一项罪名,在马来西亚却是再习以为常不过的事了,只要你自己注意人身安全。走着走着,一家旧货店映入了我们的眼帘,里面陈列了一些从20世纪30年代开始到80年代左右的一些东西。这家店不能算是古玩店,因为它里面的东西不够“古”,可是他经营的东西大多数在现代已经不多见,甚至绝迹了。老旧的自行车,黑胶唱片机,旧式家具,煤油灯,每一样旧物随意却又显得别出心裁的堆放着,没有轻视了哪一件的味道。这些东西大部分都失去了他们的使用价值,店家是一个当地华人,他完全是因为个人的兴趣开这样一家店,每天坐在门口,偶尔拾掇一下自己的收藏品,看到别人有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就买下来,把别人更感兴趣的东西卖出去。这样的人生虽然缺少新意和激情,但是能有一件自己喜欢又可以持续下去做的事,不求别人能够理解,自娱自乐,此中深意,又是多少世人所理解的并付之于行动的?至少40岁之前的我没有这份豁达吧。
      谁也没有想到,原来青云亭,就在离我们住的地方不远的一条街上,于是在绕了大半个马六甲之后,我们来到了青云亭,几乎是海外最早的中国传统式佛教祭祀场所。怀着对佛祖的敬意上了香,捐了香火,转到后院,看到很多人把自己的祖先牌位供奉在寺庙的周围小殿里,以示对先人的敬仰,希望先人能够早日往生西方净土。
      大家一路走来,已经是饥肠辘辘,错过了N多吃饭的地方,最后又不得不回到Junker street。回想起第一天的鸡粒米,余香仍然不绝于口,因此大家决定去品尝网上推荐的第二家鸡粒米–古城鸡粒米。店明显比第一家茶室的那家要气派的多,至少看起来像个饭店的样子。一面墙上挂满了明星来这里吃东西的照片,可见美名远扬于外。点菜的时候大家发现一种鸡和另一种鸡的价格差了一倍不止,于是问服务员,这贵了很多的鸡是什么鸡?答曰:走来走去的鸡。仔细推敲后才能确定,原来服务员说的是散养的鸡(土鸡)。还点了蔬菜,和马来西亚很有名的参巴鱼,看上去辣乎乎的,很好吃的样子。就像我前面说的,一般有名的小吃店,都是与其外观成反比的,这里也是盛名之下,其实难付。鸡和饭都明显的不如第一天吃的。而那个参巴鱼就更不用说了,主料是咖喱,我唯一能确定的就是,我吃的是鱼,是海鱼。
Advertisements

§ 5 Responses to 马六甲记行–day2(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What’s this?

You are currently reading 马六甲记行–day2(上) at Pizikylin's Blog.

meta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