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六甲记行-day2(下)& day 3

十月 30, 2008 § 11条评论

      马来西亚的海岸线很长,自然海产品想必新加坡也是物美价廉,选择性颇多。因此此次马来西亚之行的另一个目的就是,海鲜~!葡萄牙广场(Portugal Square)是马六甲集中吃海鲜的地方,下午一觉睡醒,让店家给我们叫来了两辆出租车,我们便打车来到了距市中心较远的荷兰村。附近的一座古堡式的建筑大概是要建成酒店之类的,可是尚未开始使用,周围的海水呈黄色,有黄浦江的感觉,滩下是一片乱石滩,和热浪岛的沙滩简直就是天上地下,沿着本就不大的地方走了一圈,看看时间差不多也快到饭点了,大家来到广场海鲜店集散的地方,一致推荐我来选地方。长长的广场一边,一家挨一家的全是做海鲜的小店,广场相邻的一边靠海,则分布着许多张桌子,每家店都有那么一张桌子是海景桌,其他的就逐层靠外了。这里的还叫做海鲜集散地,看起来比中国沿海的青岛和秦皇岛可是差的太远了,即便和上海这样的不产海鲜没有海景的地方比,也差很多,说实话,我老家水产市场都比这里丰富的多。所有的玻璃箱都没有水,里面全是“小”斯里兰卡大螃蟹(直到木木来了新加坡,请他吃了珍宝的辣椒螃蟹才知到什么叫斯里兰卡“大”螃蟹),还有一些冰鲜的鱼,虾,扇贝都是单面贝壳处理好的那种,换句话说,除了螃蟹,这个海鲜广场没有一样东西是活的。意兴阑珊的选了四个螃蟹两只辣椒,两只蛋黄,点了一盘奶香蒜蓉扇贝,一盘空心菜,一条鱼,特地选了葡萄牙烧鱼的做法。慢慢的菜上来了,一开始的空心菜和給雨时(哪两天闹胃炎不能吃辣)点的蛋炒饭先上来了,已经饿的两眼发昏的我们顾不上形象,狼吞虎咽的连菜带饭一扫而光,不停的跟旁边的人说,这空心菜,炒的真好吃啊!排除饥饿的因素在里面,那空心菜的确很好吃。。。。 终于螃蟹,扇贝和鱼上来了。扇贝做的中规中矩,奶香蒜香比较好的融合在了一起,螃蟹就是做的再不好吃,它也是螃蟹,那鱼可就实在是不值得一提了。我在想新加坡马来西亚这边大概都只有这种做法,把鱼过油,剖腹向松树鱼一样摊开,然后把什么辣椒酱啦,咖喱酱啦熬的浓浓的,浇鱼与上面,于是他们的鱼就做好了。。。说心里话,比起中国的博大精深的饮食文化,这里实在是连九牛之一毛都不如。失望。饭后,距离和出租司机约好的返回时间还有半个小时,看到旁边烧烤的摊上的巨大的生蚝,我实在是忍不住了,于是撇下大家,自己点了一个大大的生蚝碳烤起来吃。吃过一个还不过瘾,于是又想点那个接近一公斤的大蜗牛吃,那个大蜗牛好多肉啊,肥到都缩不近壳里,肉上的花纹好好看,可是,我跟他们说,他们都说恶心,唉最后让我胃口大减,真是怀念。正当我们几个讨论海螺和蜗牛的区别时,不知谁喊了一句,快看,海滩上有螃蟹!我立刻忘记了没能吃到大蜗牛的遗憾,心里想着,要是吃到一个烤螃蟹,该有多好!看到海滩上果然有一个白色的东西再爬,我理所当然的把他当作是螃蟹的腹部,可是忽略了,螃蟹的背部还没有熟的时候是青色的,黑漆漆的夜里应该什么也看不到才对。。。。。怀着无比激动地心情,我顺着乱石滩就向海边奔去。可是只走了两三步,我心里一惊,不对,这脚下怎么都是软软的,跟踩在蹦床的感觉一样?可脚下明明就是石头啊?由于一开始太过兴奋,进入乱石滩的速度较快,等到我刹住车的时候,已经走进去了6,7米的样子,我这时才知道,原来这并不是什么乱石滩,是烂泥滩,因为,我的一条腿已经完完全全陷到烂泥里了!调整一下心态,重心完全落在另一只脚上,准备用力将这支陷下去的腿拔出来,慌乱之中,忘记了,另一只脚也踩在烂泥里,于是乎两条腿完全陷了进去。在岸边的朋友这时发现了我的异常,以为我被海滩上的什么东西咬了,急忙去喊人来帮助。这时挣扎了几下的我,两条腿膝盖往上10厘米的部分也全部陷进了烂泥里,首先应入脑海的是,坏了,马上就到了约好回去的时间,别误了出租车,赶紧叫他们其中一个到等车的地方去等司机。接下来,就是心疼我200快的拖鞋,刚刚买来都没一个星期,谁知道还拿得出来不?双手在旁边摸索到石头,拄在上面,等着人家来救援。不一会儿,做我们生意的饭店老板,拿了一个巨大的泡沫塑料盒子给我扔了过来,示意我拄着一步步挪出来。先借石头的力,把两条腿从烂泥里拔出来,当然拖鞋要留在里面,否则烂泥的吸力太大了。实在舍不得那双拖鞋,我又沿着拔出腿的烂泥洞,探下胳膊,把拖鞋捞出来,扔到岸上去,这才一步步往外走。此时的我,哪还有半点捉螃蟹的意气风发?浑身带着臭烘烘的烂泥,略带歉意的向那些怀着好奇,同情,鄙视等复杂情绪紧盯着我看得食客们报以苦涩尴尬的微笑,灰溜溜的随着饭店老板去他家后面的水管处清洗。。。。。。
      后面玩的兴致大减,于是我和雨时先打车回酒店洗澡换衣服,其他人继续夜间安排。等我们在楼下的小餐厅吃完椰子,回到旅店后,倾盆大雨像是开了闸的水一样,瀑布般的倾泻下来,看得我们那叫一个爽,心想着,让你们不早回来,挨浇了吧~怀着这样的心理,略带安慰的进入梦乡。
day-3
      基本上能玩的也算是玩遍了,再有就是对他们的一个个景点并不了解,因此错过了好多,也不想重新走一遍再去找。10点钟退了房,便背着大包小包的漫步于马六甲的商业区,看看现代气息的商业是如何融入这个古老,繁忙的城市的。在陪他们寄明信片的时候,在当地邮局的邮品专柜发现了一些首日封,感觉很有意思,遂产生了这样一个想法,在任何一个地方旅行的话,就到当地邮局去买上一个和当地文化,特产,风俗相关的首日封,再加盖上当地的邮戳留作纪念不是很有意义吗~ 出了邮局,走了没几步就看到了一家第一天来的时候就看到的茶具店。喝茶始终是我最自豪的习惯之一,看到那些精美的紫砂器皿,陶瓷茶具,我就有些走不动了。茶海,茶盏,茶杯,茶壶,每一样都是那样爱不释手,最后我选了一件紫砂茶海,一件台湾碎纹瓷茶海,还有同样款式的一款小壶,大概有100cc,可爱得不得了。等我回到新加坡一试才知道,虽然是批量生产出来的,但气密性要比我从大陆买的两把手工壶好很多呢,价格却连一半都不到。我们真的该好好反思一下,片面的追求产量和价格控制,导致品质下降,早晚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马六甲之行,就这样结束了。下午乘车返回新加坡的路上,我在想,这样一座城市,还是不应该过渡的开发才对,就保持着原有的风貌,才是她真正吸引人的地方。越来越多的商业气息,给这座城市带来的是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那些建筑,博物馆诉说着这个城市,或者整个马来民族的历史,只有真正的体会融入她,才能真正的听到她的声音。即便你有一个好的导游,在这里住上两天一夜是一点都不冤枉的,如果此行有红小作这样的策划者随行的话,我想给我的感触或者是印象会更深刻吧。
      一句话评语:马六甲,东方和西方的交汇,古朴和现代的结合。
Advertisements

马六甲记行–day2(上)

十月 30, 2008 § 5条评论

      旅馆的服务还算周到,房间也算干净。唯一不爽的就是没有窗户,关上灯关上门,漆黑一片,完全失去时间观念;开着廊灯,又因为房间小,会影响到睡觉,不过价格是酒店的一半,距离景区又近,忍了~。吃过简易的西式早餐,我们又上路了。     
      马六甲本来地方就不大,原先的景区也是一个接着一个,很可能你多走了两三步,就错过了一个景点。又回到城市广场,我们第一站的目的就是红屋旁边的基督教堂(Christ Church),整个教堂和周围的荷兰总督府一个颜色,是浓郁的红色,就像欧洲那种红土一样的红色。由于没有做好充足的调研,我并没有看到据说由一棵树的树干切割的天花板的横梁,也没看到完全由瓷砖贴成的《最后的晚餐》图画。我想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我并不信基督教吧,没法领会在教堂中的神圣,也聆听不到神的指引,这里,充其量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有特点的大房子而已。穿过红屋的街道,紧邻着还有一座圣芳济(Church of St. Francis Xavier)教堂,和旁边的红屋的红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是一座象牙白色的建筑,说这是哥特式的建筑有些牵强,我认为只有巴黎圣母院,科隆大教堂那样宏伟的建筑,才能称作哥特式建筑,这个圣芳济教堂,打个形象点的比喻,您见过狼狗吧,德国黑背那种的,您要是见到一个人非说吉娃娃,是德国黑背式的狗,想必您能体会我听到这教堂是哥特式教堂时的感觉了。修建它的法国神父肯定没有带建筑师过来,否则无论从细节,还是规模上你都不可能认为这是一个历史建筑。进去参观的时候,正好赶上人家做礼拜,煞有其事的在头上双肩胸口点了点圣水,以示对他们神的尊敬。教堂的内部装饰要比基督教堂好很多,窗户也是由彩色玻璃组成的一幅幅壁画,讲述着《圣经》中的一个个经典故事。教堂中人满为患,所以我也没有进去,就站在门口听一众信徒唱了会诗,便到周围看看教堂的历史。可能这就是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的差别。沿着马六甲蜿蜒曲折的弄堂,欣赏着这融合了中西风格的建筑,慢慢地走着,忽然听到前面同行的朋友呼喊:快看!只见下水沟里有一条一米多的鳄鱼一样的东西,似乎听到了我们的围观声,一个劲的向前跑。追上去仔细看才看清,原来是一只大蜥蜴!一直以为只在野外才会存在的如此大的蜥蜴,竟然在寻常市井之中看到,不能不说是一种奇遇吧,快到路口的时候,下水道的水逐渐多了起来,大蜥蜴潜到水里慢慢地游走了。
      下一站,是中国山(Bukit China)。又称三保山。传说当年郑和经常到这座山上远眺海天,山上有座三保亭,三保亭中供奉的是正德大神,还是我问了旁边的工作人员才知到的。在佛教里从来没听说有这号神仙,估计是道教的一尊大神,也许到了海外,佛道就不分家了,于是混供起来也有可能,我好像看到附位供着观世音菩萨。旁边还有远嫁马六甲苏丹的汉丽宝公主井,据说此井曾是该地区唯一淡水水源,从未干涸过,被奉为神井,当然背后也有一个故事~。山上分布了从明代指到现代的中国人的墓地,因此三保山也是中国在国外最大的华人墓地。距三保山几步之遥的是一个抗日英雄纪念碑,上书蒋中正先生的“忠贞足式”,两旁有团体及个人捐助建杯的石碑和铭文。无论什么地方的华人也好,都忘不了半个多世纪前日本给我们中华带来的那场浩劫,相比之于国内,我在这里看到这样一座纪念碑,反而更能让我怀着崇敬的心情去祭奠那些为了世界和平而牺牲了人们。从三保山下来,大家都提议到青云亭去,可是没有一个人认路,只好一路边猜边打听。马六甲是座小城,公路没有供行人走路的便道,甚至在路口连红绿灯和人行横道都没有。横穿马路在新加坡来说是一项罪名,在马来西亚却是再习以为常不过的事了,只要你自己注意人身安全。走着走着,一家旧货店映入了我们的眼帘,里面陈列了一些从20世纪30年代开始到80年代左右的一些东西。这家店不能算是古玩店,因为它里面的东西不够“古”,可是他经营的东西大多数在现代已经不多见,甚至绝迹了。老旧的自行车,黑胶唱片机,旧式家具,煤油灯,每一样旧物随意却又显得别出心裁的堆放着,没有轻视了哪一件的味道。这些东西大部分都失去了他们的使用价值,店家是一个当地华人,他完全是因为个人的兴趣开这样一家店,每天坐在门口,偶尔拾掇一下自己的收藏品,看到别人有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就买下来,把别人更感兴趣的东西卖出去。这样的人生虽然缺少新意和激情,但是能有一件自己喜欢又可以持续下去做的事,不求别人能够理解,自娱自乐,此中深意,又是多少世人所理解的并付之于行动的?至少40岁之前的我没有这份豁达吧。
      谁也没有想到,原来青云亭,就在离我们住的地方不远的一条街上,于是在绕了大半个马六甲之后,我们来到了青云亭,几乎是海外最早的中国传统式佛教祭祀场所。怀着对佛祖的敬意上了香,捐了香火,转到后院,看到很多人把自己的祖先牌位供奉在寺庙的周围小殿里,以示对先人的敬仰,希望先人能够早日往生西方净土。
      大家一路走来,已经是饥肠辘辘,错过了N多吃饭的地方,最后又不得不回到Junker street。回想起第一天的鸡粒米,余香仍然不绝于口,因此大家决定去品尝网上推荐的第二家鸡粒米–古城鸡粒米。店明显比第一家茶室的那家要气派的多,至少看起来像个饭店的样子。一面墙上挂满了明星来这里吃东西的照片,可见美名远扬于外。点菜的时候大家发现一种鸡和另一种鸡的价格差了一倍不止,于是问服务员,这贵了很多的鸡是什么鸡?答曰:走来走去的鸡。仔细推敲后才能确定,原来服务员说的是散养的鸡(土鸡)。还点了蔬菜,和马来西亚很有名的参巴鱼,看上去辣乎乎的,很好吃的样子。就像我前面说的,一般有名的小吃店,都是与其外观成反比的,这里也是盛名之下,其实难付。鸡和饭都明显的不如第一天吃的。而那个参巴鱼就更不用说了,主料是咖喱,我唯一能确定的就是,我吃的是鱼,是海鱼。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十月, 2008 at Pizikylin's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