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六甲记行-day1

九月 30, 2008 § 9条评论

      拖了这么久才决定写下这次马六甲之行。原因众多,其一可能最近处于懈怠期,什么事情都不想干,此类码字的工作亦是如此。其二,此行无甚亮点,因此不知道要写些什么。最后应一些朋友要求,随便凑些字,大家凑合看吧。
      马六甲,任何一个学过世界史和世界地理的人都不陌生,是连接太平洋到印度洋的通道。对于日本韩国等以出口为主要经济支柱的国家来说,马六甲海峡可谓事关他们的经济命脉的“生命线”。从历史上我们可以知道,从唐代开始马六甲就给中国进贡过五色鹦鹉(估计就是金刚鹦鹉),到了明朝达到鼎盛,最著名的三保太监郑和七下西洋,此处是最重要的一个停泊点。对于这个从小就耳熟能详的地方,有机会去我是绝对不会拒绝的。
      作
为博士,Recess week对于我们来说是名存实亡,可是几个朋友还是约好趁周末去这个离新加坡不远的古城游历一番。坐上五星旅游的豪华大巴,大概全程要6个小时左右。中途会在一个很有意思的加油站和乘客休息处(类似中国高速公路的服务区)停一下,刺激当地的消费。在这里,发现了此行为数不多的亮点之一—–一池子的大鱼。你可能要说,是不是馋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看见个鱼有什么新鲜的?您还真别说,你见过五米见方的池子里养的都是1米左右的大鱼,最大的一条是2米多长的鱼嘛?那鱼的肚子最少能装下一个我,虽然池子大概也只有半米深左右,让我下去我还真不敢,除去那条最大的鱼王,一米左右的鲶鱼有个三四条,还有叫不出名字的鱼全都是50公分以上。另外一边的池子,满满的都是黄色的一斤左右的鱼,也叫不上名字,反正跟中国的鱼相差很远,不知道味道如何。
      一早出发,9点15分出关,入关。大约午后1点左右,我们来到了这座古朴中透露着现代的小镇。小镇依山而建,说是山,其实充其量不过是一个小丘罢了,整个小镇的面积算起来,也就大概相当于一个中等规模的城镇吧。下了车,已经是1点多了,因为着急要check in,我们拖着饥肠辘辘的身躯,顶着似火的骄阳,寻找那间具有着中国传统风格的旅店The Baba’s House。旅店的门脸不大,传统的中式风格,纵深却很长,几进几出的房间结构,以及大堂到客房的一口古井,让我不禁的打了个冷战,这要是在雷电交加的夜晚。。。。。。。
      每当看到这种有古代中国风格的建筑,我就走不动脚了,这是我人生的最大梦想吧,能住在这种传统的中国式房屋中,不管是传统的老北京四合院,抑或是苏州的园林,雕梁画栋,天圆地方,古式中国建筑的一梁一瓦一木,都有着其深刻的寓意。每个角落独成一景,不同角度,不同风格;一草一木,不同时节看上去都有不同感受。能在距离祖国这么远的地方看到这样一个传承了上百年的老屋保存的如此完好,你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中国人是伟大的,在那里都不忘传承自己的文化。
安顿好之后,我们来到了一家不显眼的小店,却是整个马六甲最有名的鸡饭粒店。好酒不怕巷子深,有名的小吃店也有它们共同的特点,几张桌子,大的小的随便摆,凳子也经常缺胳膊少腿的,没准还掺上几把白色塑料的,基本只提供一种食物卖,服务员都很忙的样子,来的人都是慕名而来。这几样满足了这店差不了,就是差,你也觉得你吃的很好。海南鸡饭在东南亚是最有名的招牌特色饭之一,说实话,在新加坡从来没吃到过什么好吃的鸡饭,但是这里的鸡饭给我的感觉完全不一样,鸡是正宗的白切鸡,配上葱姜汁,那味道比起小绍兴的白斩鸡,我想也不多输吧?更有意思的是他家把鸡饭做成像肉丸子一样的,每个人的饭就是五粒饭团,所以才叫鸡饭粒,这饭同样是用鸡汤蒸出来的,有鸡的香味,却又和在新加坡吃的完全不一样,越嚼越觉得有一种回味,以至于饿过了劲儿的我吃完了一人份,又要了一人份。其实我只吃了九个,一个在逗不能吃辣椒的Rains的时候滚掉在桌面上了~。6个人吃了人民币84块,拍拍滚圆的肚子,我们开始我们的马六甲之行。
      第一站是最有名的荷兰总督府(The Stadthuys),位于城市广场,建于1650年,为东南亚最古老的荷兰建筑。现为马六甲历史博物馆和民族博物馆。一楼陈列了马六甲各个时期的文物,包括中国瓷器,各个殖民地政府的武器,服装;马六甲当地的生活习俗展览等。二楼则是马六甲的历史演变,从最早的马六甲苏丹起,一幅幅图片和解说生动的演绎了整个马六甲的历史。由于对于一些专有名词的不理解和对大段英文的反感,以至于没有能够完整详细的了解一下马六甲的历史,不能不说是此次马六甲之行的一个遗憾。院子内有著名的三保太监郑和的雕像,以及对郑和下西洋的一些介绍和描写。也都蛮有意思的。回来维基百科(wiki)了一下才知到,整个马来西亚的华人大约在20%~30%左右,而马六甲的华人数则站到了40%,怪不得我一眼望去好像除了中国人,就是中国人。同新加坡一样,只懂华语在这里也能生活的很舒适吧。
      出了荷兰总督府,已经在半山腰上了,由于时间较晚了,独立宣言纪念馆(Proclamation of Independence Memorial)已经关门了,我们只好沿着小径一直上,就是圣保罗山(Bukit St.Paul),这座山曾经是马六甲苏丹王宫的所在地,葡萄牙人入侵后在山上修建了碉堡和教堂,随着时代的变迁,战火的洗礼,建筑变成了只剩下外层的空壳,给人们留下了不少的警示。这里曾经是马六甲的制高点,可以俯瞰整个马六甲海峡,怪不得葡萄牙人要在山脚下修一座号称东南亚最大也是最坚固的城堡圣地亚哥城堡(Porta De Santiago A Formosa)以防御荷兰人的入侵,今天则只剩下一个石门。
      右边便是按照一比一的结构重建的马六甲苏丹皇宫,据说是全木结构,没有一根金属。虽然这样的结构在中国并不罕见,但是由于本身马六甲身处南疆,文化,资源都很少,能建出像模像样的建筑已经很令我吃惊了。看过马六甲历史的演变,只给我一个感觉,马六甲的当地人就像是炎黄帝时期的中国,连商周都比不上。。。。。。。纵览马六甲的景点,也全是占领时期的建筑,华人的建筑,基本没有什么本地的建筑。最后也没能进去看一看,回来以后看到办公室同学在那里照的照片,觉得还是很有意思的。
      由于刚吃过午饭不久(3点半左右),大家都不太饿,随便在一个食阁吃了点东西,便开始步行游荡。整个城市有明显的规划,中国式建筑在马六甲河这边,葡式荷式建筑在另一边,城市没有什么规划,基本是沿河而走,中心城区不大,闹市区古建筑和新兴的购物广场酒店互相交错。对于现代的东西,我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毕竟上海,新加坡要比这些好很多。看到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决定返回驻地,因为距我们驻地一街之隔的,就是马六甲最有名的夜市汉节邦特街(Junker Street)。很多新加坡人来马六甲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赶这个只有周五周六周日晚上开的夜市。夜市上有很多乱七八糟的小玩意,当然也有具有马来西亚风格的服饰,商品等等。比如木雕,木鞋,就是马来很有特色的商品之一。由于大多数经营者都是华人,所以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中国任何一个城市的夜市一样,人群熙攘,卖的东西质量不高,关键是大部分都是made in china。沿途一路走来,除了买了一包烤鱿鱼吃,我基本没有买任何东西,吃了一碗芒果沙冰,就到了我们碰头的网上非常有名的地理学家酒吧。我点了Blue Hawaii,大家边聊天,边看身材相貌都相当火辣的啤酒宝贝穿来穿去,可惜大家酒量都不好,不能不停的叫酒,最后我和Rains率先不支,回去休息。
Advertisements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九月, 2008 at Pizikylin's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