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在新加坡自助之土豆炖茄子

六月 16, 2008 § 22条评论

        周末实在是不想去实验室,一来因为实验室没什么人气,二来周围吃饭的地方也都不营业,想吃个饭还要走老远。于是从上周开始,就琢磨着要不自己做?否则买来的电磁炉也是浪费。上周采购了些东西,就炒了自己最爱吃的青椒肉丝。因为电磁炉的“火”和所配的锅都差强人意,所以炒出来的效果没有在家时那么好,但比起随便吃吃就吃腻了的新加坡风味中国菜,还是要好上不少的。

       电磁炉的锅平底,薄,受热面积大,加热快,比较适合煮,炖等烹饪手段,而炒和炸就不合适了,费油多,还很容易糊。再加上锅就是薄薄的一层不锈钢,一点没有铁锅炒菜的质感,很容易锅随着炒菜的勺子晃来晃去。所以这周,我选择了简单而且易做又好吃的土豆炖茄子作为本周的自助菜。

       去超市选购一番,原料准备葱,姜,土豆,长茄子,蒜(很重要哦,蒜在这道菜里起到很重要的提味作用)。调料之类的早就准备好了。回来后将土豆去皮,姜蒜拨好,茄子洗净,先来个合影

 原料

       土豆用刀磙成不规则的块,但大小要基本一致,否则的话会有的熟得快有的熟的慢。不要切的太大,否则茄子炖烂了土豆还没熟,也不要切的太小,否则。。。。。你可能看不到土豆了,就全变成一锅茄子土豆泥。土豆切好后,用自来水清洗两遍,洗掉上面渗出来的淀粉,或者用水拔一下也行。茄子一定要用手撕,这个是我去内蒙旅游时,老刚的二姨教的,这样做才有真正的东北味道。

土豆切块 茄子手撕

       炒菜时肉如果要不想炒老的话,有一个诀窍,那就是用水淀粉抓一下,肉就会一直嫩嫩的,这可是多年来炒菜的秘诀哦。葱姜切末,炝锅的时候用。

肉 葱姜切末

      多倒些油,因为茄子吃油啊,而且,油越多,菜越香哦。结果电磁炉的火实在是热的太快了,油倒下去,打开开关,烟一下子就起来了,赶紧把炝锅的葱姜末下进去翻炒出香味儿,放肉,点酱油(肉味道更好,调色)。不要炒肉炒得时间太长,差不多了就把土豆和茄子下进去翻炒,稍微点上一点醋,去土豆的土腥味儿。让每个茄子和土豆块都受热,炒到茄子由白挺挺的变得泛黑,软软的时候,就差不多是加水的时候了。水加的随个人的喜好,喜欢汤少的人水加到菜的4/5左右,喜欢汤多的人加到没了菜再多一点点。我加到恰好和菜相平。然后就根据个人口味加盐,味精,因为没有看到超市有卖鸡精的所以只好选择味精唉。一开始最好少放,因为可以根据以后汤的咸淡,判断是否需要继续加,如果一开始就加的多了,等汤炖的越来越少了,就变咸了。然后就是盖上盖子小火炖吧。什么时候汤炖的差不多没了,土豆茄子都一碰就碎了就大功告成了。

      之前准备好的蒜拍碎,随便改几刀,出锅前扔下去,焖一下,把蒜的香味焖出来,然后点上点香油,如果有香菜,青椒的可以切小段小块扔进去点缀下。

      此菜的特点是好做,原料也好备,做出来拌饭简直无敌了,有句俗话说得好,土豆炖茄子,撑死老爷子。可见这菜有多好吃~。为了吃这道菜LY同学饿了十几个小时,最后总算吃上了,最后给的评价还不错,“太好吃了,简直跟家里一个味道啊~”呵呵也算没白辛苦一番吧。

PS:这次逛街去了CHINATOWN的茶坊,买了06年的7576熟饼,比国内贵一倍不到,还没尝味道如何,还买了碧螺春,虽然价格略高,不过在新加破能喝上正宗的碧螺春,你还能有啥要求呢?一直想买的盖碗也买到了,甚是喜爱啊~不亚于那两个壶,上pic大家共享雅趣~

盖碗1 盖碗2

Advertisements

吃在新加坡4- 翡翠小笼包

六月 7, 2008 § 10条评论

        5月份,中国发生了自唐山大地震以来最大的自然灾害–汶川大地震。这是我从小到大感受最深的一次灾害事件。  以前,也许见过,也许听过,但从没有一次像这次这样有着感同身受的感觉。灾区的一张张催人泪下的照片,一则则震撼心灵的报道,都让我重新认识了我的国家,我的民族,我的同胞们。在无法抵御的自然灾害面前,人类是那么的渺小,但我们却凭借着自己一颗伟大的心,在同天,同地,同死神搏斗。在这种精神的鼓舞下,我取消了自己的菲律宾之行,为地震贡献了自己一份微薄的力量。也决定取消原定每月一次的大餐。

       虽然没了大餐,但不可否认5月的后半段,我还是吃到了不少好东西。

       小汤父母从国内过来看他,带了满满一大箱子的吃的。因此我也吃到了自从毕业离开上海就久违了的“上海味道”-“糟鸡脚”“糟毛豆”和“咸肉”。糟卤这种东西真的是挺神奇的,用它泡过的东西,有一种特殊的香味,最初吃的时候,可能感觉仅仅是觉得很咸,吃过后,却在嘴里留下一种回香,就像铁观音的回甘一样,让你觉得回味无穷。我原先一直想要带些回家让父母尝尝,可是由于不方便携带只好作罢。而这种糟卤是酿制黄酒的副产品,因此北方也没得卖,所以自从离开上海后就一直没有吃到过。这些东西不好保存,天热的时候非常容易变质,可我拿到的时候还是凉的,可见小汤父母霎是费了一番苦心。咸肉,也是南方特色吧,至少我到上海上学之前,从来没有吃过。咸肉的香,对我来说是一种大大的诱惑。记得在食堂,只要看到有咸肉卖,一定要买上一块解解馋,最好吃的地方是肥肉和皮的部分,瘦肉越嚼越香,肥肉肥而不腻,一小口肉就上一大口米饭,那感觉简直棒极了。

      五月底,熊jj回国,带回了正宗的湖南酱板鸭,酱鸭舌,鸡脚等。湖南菜,是我最喜欢的菜系。因为我很喜欢吃辣,也很能吃辣,但却不喜欢花椒的麻,因此,湖南菜成了我得不二之选。酸辣鸡杂,农家小炒肉,坩埚茶树菇乃至剁椒鱼头,每一道湖南菜都有其自身的特点。这次小熊带回来的这些小吃,用特制的辣酱腌制过,过齿留香,欲罢不能,几个人在一起双手并用,边吃边吸着气,嘴里含着,手里拿着,却从嗓子眼里冒出一句“好辣,太爽了,再来一个”却是别有一番情趣。

      最让人觉得惊奇的是五月底的一个周四,我在办公室接到了老板的电话,让我立刻到师兄的办公室去,莫名其妙的进了办公室,突然看到一道熟悉的背影,继而转过头的是那张熟悉的笑脸–糊糊回来了!这对于我来说,真的是一个太大的惊喜了。在国外,突然之间,看到了曾经朝夕相处过四年的朋友,又怎能不惊喜呢?拜糊糊的归来所赐,杨老师请我们这些学生们去学校里的教师俱乐部的中国餐馆吃饭。和老板吃饭,总是放不开的,也不好意思多吃,鱼,鸡,猪,牛肉都吃过了,却感觉总是缺少了一种熟悉的中国味道,唯独最后一道菜是手工饺子,胡萝卜羊肉馅。自从来了新加坡,就再也没有吃过饺子。以前在交大的时候,兴致来了自己包,没有兴致的时候去门口饺子馆,要上一叠肘花,来上半斤饺子,从来没试过半年不吃饺子,所以见到这稀罕玩意,一口气吃了好几个,仿佛有那么一点点家乡的味道。

       作为地主,老朋友来了不请客吃饭,不是我们中国人的传统。因此,周日叫上小汤,糊糊夫妇,大家来到了JP三楼的翡翠小笼包,不知道这个和国内的翡翠小厨是否是一家。以面,点心为特色的一家食馆。因为估计到量很小,所以点了不少吃的,手抓饼,生煎,小笼,萝卜酥,鳝片,牛肉,盐水鸭,蒜泥白肉以及金银蛋花汤等等。虽然菜点的不少,但量真得很小。也幸亏我们只有四个人来吃,如果再多一个人,恐怕有些菜要点两分才够吃了。不过说心里话,这才是来了新加坡之后,吃的最中国的一顿饭了。口味,感觉都跟在上海相差无几,生煎和小笼尤其如此,价格也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四个人100新币(500rmb)。以后馋了随时可以过来打打牙祭~

       明日端午,记得吃粽子咯~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六月, 2008 at Pizikylin's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