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2007

十二月 31, 2007 § 留下评论

     今天是2007年的最后一天。早上和许彬一起去ISC交还了那张check的表,然后回宿舍在想怎么写这个年终总结。回顾一下今年发生的事情,将好的坏的统统收拾打包,整装待发开展新的一轮拼搏。

     2007对我来说,可以说是颇具波折的一年吧,经历了学生,社会人士,又回到学生的一个过程。

     年初,刚刚从“选苗育苗”强化培养回来的我却得了重感冒,咳嗽发烧什么都来了。80万单位的青霉素一输就是10瓶,连输8天,总算感冒症状没有了,咳嗽却总也好不了,最后还是兰兰送来的念慈庵川贝琵琶膏管了用,不到半瓶就搞定了。虽然开了题,但由于洪老师的挑剔,原先的计划好像要流产了,转而做其他的方向,只好把回家的时间一拖再拖,困守实验室,虽然最后好像年前的进展也不大,但多少对自己是一种安慰。临走把小乌龟托付给实验室不回家的师弟,却发现回来后,伊已经翻白了。没有找工作的压力,让我在最后一个学期内过的还算舒服,按部就班的来,推导公式,编程,计算,那数据和导师讨论,慢慢的基本要求的东西都算完了,期间突然对保龄产生了兴趣,于是大部分的娱乐时间都投在了上面。五一,因为要抽盲审,所以拒绝了一切出行计划,安心在学校里准备论文,这7天大概效率为零,可是怕的是万一抽中了,真的出去玩了,怎么向导师交待。抽之前导师也说,这个你放心去抽,90%的可能性是不中的,但我们要按最坏的情况准备。当我满心欢喜的第一个拿到盲审签号,并输进去的时候,结果确是怕什么,什么就来了。许多人说没有中盲审的硕士阶段是不完整的,这个是自欺欺人吧,如果可以没有人会愿意中盲审。为了能够参加一个月后的答辩,我需要在10天内将论文送出去审,可此时的我还什么都没做,数据都是刚刚化成图,都没有经过加工和调整。当时真是有种绝望加上不知如何下手的感觉。觉得再给我一个签我一抽,或许就是没有中,过两天大家都抽了,显示只有我一个人中的时候,我才不得以接受这个事实。面对困难没有其他的方法,一步一步的做,做成什么样就算什么样吧。那是从小到大最噩梦的一个星期。一个星期通宵4天,力宝健,红牛,一瓶接一瓶的喝,什么过劳死,心脏衰竭,毕不了业才真是什么都没了。多亏我有一位负责人的导师,我工作到几点,她也工作到几点,同步修改我写好的论文,与此同时她还要处理6月份就要到期的863课题,那段时间明显的能看到她头上的白发增多了,相对的我只有更努力才能不辜负导师的辛苦。一个星期,再重新检查了一遍格式,文字错误后,我将论文拿去复印装订了。一个星期,至今让我回味十足的一个星期,从中得到的不仅仅是一篇通过盲审的硕士论文。

     答辩阶段又是一个小小的波折,答辩过程中,由于对提问老师的一个问题回答的不好,他甚至以为我的公式推导出现了问题,实际上是他并没有了解我所说的东西。最后有惊无险,顺利通过,而小论文的录用通知也同时发了过来,顺利毕业。

     最后的离别场面是我至今不愿意回忆的。一个我生活了六年的地方,一群情同手足的人。自从签约海油以后,我就一直在给自己找离开上海的理由,可是真正到了这一天我才发现,我对它是那么的不舍。fenggs,因为不能送我,提前请我吃饭,在地铁站里,看着他往另一个方向去的背影,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平日里总是嘻哈又邋遢的他,却在我心里却是没人能取代的老大哥。看着天磊背着背包走进了机场,我在心里默默的祝福他,兄弟,要好好保重自己。临行前,木木和sail去车站送我。Hebei的众多兄弟姐妹都到校门口等着。我强忍住情绪一一的和他们作别,虽然fenggs和我都离开学校了,但还有我姐夫在,兰兰,xp也逐渐的成长起来,对hebei的明天我一点都不担心。大头最后一个赶过来,已经失声,下车安慰他,义无反顾的离开。车行至沧源路,hindy姐姐打来电话,我再也忍不住心中压抑许久的情绪,哭出了声来。亲人们,不知此次分别何时会再相见,但请相信,你们始终在我心中。到了车站,调整好情绪,和sail,木木闲聊着。他们二位,一个成熟稳重,一个八面玲珑,又都是雄才大略,自然不用我担心,只是伤感不知道兄弟们何时又才能够重新聚在一起。

     回家,修整,准备新的开始。

     说实话虽然离得不远,但是对天津这个城市一点都不了解,基本上一次都没去过。入职的开始是封闭式军训,军训过程中,认识了在海油的第一帮兄弟,晓航,阿栋,小齐,春雷,阿松等,军训的日子到也过的有滋有味。入职,被分配到海油工程海洋技术中心,23个人5个博士,18个硕士,交大占七人,并不感觉陌生,分到了两个非常好的室友,梁辉和朝廷。闲了一个星期,公司把我们派到青岛出差,2个月。于是又认识了第三拨朋友,慧慧,张冲,小武,晓亮等。青岛的环境比起天津来,要好太多了,空气干净,场地也更大,而且非常缺人,发展起来潜力比较大,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却少有经验的师傅来带,所有的东西都要从零开始,即使硬件条件很好,也很难有很大的发展。不止青岛公司,整个海油工程也是如此,极速的发展,导致的就是揠苗助长,空有大公司的规模,却没有大公司几十上百年来积累下来的培训,管理体系。也必将导致海油工程将来的一个发展瓶颈。由于是总部派来的实习人员,人家把我们一抬,放在一个办公室里让我们自生自灭。我们只好每天在硕大的场地里东看看西摸摸,还要忍受人家看怪物一样奇怪的眼光。

     恰在此时,汤问我想不想申请NTU的博士,原先他也这样问过,我没当回事,他再次问我,我才认真了起来,忙了半天,九月底把申请材料寄了过去,10月份就接到电话面试,ok,基本上没问题了。10月20号回天津,又是一场离别。如果朋友们都能在一起永远不用分开,想什么时候见面就能什么时候见面,那该有多好啊,可这只是愿望而已。回到天津,每天查email,等待学校的消息,终于11月5号收到了电子版的offer,12号收到hardcopy,准备辞职事宜。

     国企的办事效率让我不敢恭维,也许正是因为这种低效率让他们缺少和世界一流公司竞争的实力。就在我办里辞职的过程中,老爸病倒了,知道我回家之后,才知道这个消息,此时距老爸住院已经1个星期了。我又犹豫了起来,我真的应该在这个时候出去么?也许留在天津才是最好的选择,离家近,爸妈岁数大了可以随时照顾下,不像出国,想回来,却没有那么容易。老爸到是很为我而自豪。也庆幸老爸这次的问题不是很严重,住了半个月的院,就可以出院自己康复了。也让我内心的谴责感稍微少了那么一点点,但是老爸的身体还是我最担心的问题。回上海办理改派,再次见到了我想念的朋友们。因为时间的关系,没有和sail,peter,jerry他们见面让我觉得很遗憾,但有了期待,期待在新加坡再见。

     回到家,收拾行装,准备出发。

     终于,在年底,踏上了这个只有不到1500平方公里的岛国,一个到处是绿色,充满了热带风情的国家,一个终年温度保持在26~33度的国家。

     修整了几天,调整好心态,准备开始明年新的旅程。

     要始终保持一种乐观的心态,要保持学习的习惯,要努力努力再努力。

     希望所有的朋友都能够快乐的生活,Happy New Year!

Advertisements

有点无聊

十二月 29, 2007 § 留下评论

         有点无聊,早上起来,吃完饭,看火箭队的比赛,今天小明表现得还不错。总算没让我失望,赶紧把麦迪换走吧。老板出国旅游还没回来。办公室没有他的签字也没法申请。人生地不熟,各人都有各人的事情,总不老好去找人家。昨晚去跑步跑了没两下脚低起了泡。。。。。想找人去游泳,打球,也找不到人,自己又不想去sigh,怎么感觉这么无聊呢
         小汤赶紧来吧。。。。。
         竟然在等车的时候认识了当年一起在新东方上GRE班朋友的师妹。。。。。真是个small world啊

Where Am I?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the archives for 十二月, 2007 at Pizikylin's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