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一则

十月 24, 2007 § 留下评论

     直到昨天,参加完课题组的项目启动会,我才稍稍觉得自己有所归属,知道自己将要干些什么。奇特的是,我所在的子课题是和交大合作,根据合同要求,我们一年百分之四十以上的时间将要在承接单位度过,那或许意味着我将回到我的母校?Who knows!同事有下周就要前行的,不知道我何时才能成行?

     从7月21号报道到现在一直,没有一种归属感。军训完了,分完部门,不到一周,就被派到青岛公司实习,为期两个月。两个月内,对公司有了比原先更为深刻的认识,却也发现,在如此庞大的一个系统中自己是多么渺小。再没有之前的那种以为自己是个人才是块宝的想法,又进入了一片新的天地,所有人都回到了一个起跑线上,我所能做的,就是再次拼命的努力为自己争取一个好的结果。青岛公司,毕竟不是自己的部门,任何时候,寄人篱下的感觉总是让人觉得不舒服。就像刚刚断奶的孩子,把他扔到幼儿园内,他也还是需要别人指点的。可在那里,全凭自己摸索,至于能学到什么,怎么学,也on your own了。总之,除了那蓝蓝的天,良好的空气,清澈的星空和金色的沙滩外,青岛唯一能让我铭记的就是那些天里,结识的一帮好朋友了。聚散终有时,当两个月飞梭一般过去时,又到了离别的时刻。这是我无论到了何时也想避免的一个时刻吧。旅途上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尽人意。经历了7趟交通工具整整12个小时后,披着夜幕,返回了漫是尘土的天津塘沽。心中的不满无从诉说,借着酒气吼一句:“老子回来了~”

     同公司的快速发展相关联的就是人员的扩张,而与之并来的问题也暴露无疑。之前,全部门的人分成两拨,还能暂时调节开来。如今两拨人都回来了,就只好想鞋应急办法了。女士和博士占原先的办公室,一帮男硕们只好挤到临时搭建的公棚中。好在简易房虽没有暖气但有空调,还给配备了网线,没有领导在,也不失为一种享受。

     生活还是如此的平淡,工作也一如既往,钱还是不够花。没有期待,没有波澜。棱角仿佛都没了,下班只想往床上一躺,什么都不想干。我愈发的有了一种想要在山中湖畔盖一爿青砖灰瓦的小院,养上几尾金鱼,种上些花草,读书品茶的冲动了。说是淡泊明志也好说是心血来潮也罢,可惜啊可惜,不知何时才能够如愿?

Tagged: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What’s this?

You are currently reading 漫谈一则 at Pizikylin's Blog.

meta

%d 博主赞过: